www.26111.com_www.26111.com-【娱乐试玩】

来源:中盐公司原董事长茆庆国被查曾称干部问题要早发现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0-03 17:37:06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德云社演员水滴筹事件引热议 网络求助该如何监管?#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信息咋审核、骗捐咋处理、平台咋自律网络个人求助监管如何落地人民日报2019年5月14日讯“我的研究生同班同学,希望她的父亲可以渡过难关”“这是我高中同学的妻子,有能力的帮一把”……近年来,朋友圈频频出现此类信息,在遭遇重大疾病和变故时,很多人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个人求助信息,以解燃眉之急。然而,这些求助信息是否属实,筹集款项如何使用,怎样对平台进行监管,这些问题引发讨论。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100万元筹款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益事业的迅速发展,大病求助等个人求助在网络平台兴起。网络救助平台在为广大求助者带来帮助的同时,也引发公众关于网络个人求助如何规范的讨论。■关注一场大病求助引发公众质疑,网络个人求助如何用民法、刑法等法律约束今年5月1日,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求助信息,信息显示其筹款目标金额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捐款纷至沓来,但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的质疑声音也随之而来。有网友称,吴某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为什么还需要求助?此外,脑出血的手术无需大额开销,何以筹款100万元?还有网友将质疑指向平台方:水滴筹是否提前审核了发布者有关房产、医疗费等信息?面对质疑,虽然吴某家属和水滴筹分别作出回应,并停止筹款,但依然未能平息网友的疑问。网络个人求助行为,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如何监管?“首先应厘清个人求助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活动之间的区别。”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说,“就该事件来说,吴某家属所涉行为属个人求助,即个人因自身或家庭成员出现困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认为,因个人求助而进行网络捐款的行为,属于民法上的附义务的赠与行为,个人求助因不以公益为目的,不构成慈善募捐,因而并没有被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不受慈善法规制。5月8日,民政部在回应中也称,“个人求助在形式上属于民事赠与关系,没有通过慈善组织进行,不属于慈善法规定的慈善募捐。”如此说来,网络个人求助是否可以不受约束?张凌霄认为,个人求助受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约束,应当符合公序良俗,保证真实善意。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政部也表示,虽然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但都是老百姓奉献爱心,客观上影响到慈善领域的秩序规范。为此,2016年,民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着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难点求助人医疗信息和家庭经济情况难以审核,金额在最大限额内随意填写在这次事件中,水滴筹也饱受质疑。水滴筹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中称,作为国内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成立初衷是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家庭渡过难关,发挥辅助的“救急难”作用。业内人士表示,从法律性质上说,水滴筹是普通商业属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并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网络公开募捐平台。作为平台方,水滴筹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福利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吕鑫表示,尽管不受慈善法调整,但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水滴筹仍应履行相关法律法规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所规定的一般性的审核、管理与服务等义务。在本次事件中,网友质疑的焦点之一,就是平台是否存在审核漏洞。对此,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会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过程中,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等进行全流程动态监控;要求患者提交身份证明、病情证明等相关证明材料,进行审核并向所有赠与人进行公示。平台还会要求求助人公示家庭经济情况、医疗保险情况、商业保险情况等尽可能全面的信息。但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坦承,当前车子、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个人大病求助类患者信息发布主要包括三大方面:患者的身份信息、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其中,患者身份信息较容易核实,但医疗信息和家庭资产情况信息在审核上仍存在较大困难。据了解,目前平台信息发布的漏洞也主要存在于这两个方面,如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在最大限额内可随意填写,等等。■求解整治网络求助行业乱象需多管齐下,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不能仅仅简单提示风险,应尽可能封堵审核漏洞,承担起审核责任。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相关平台方,就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2018年10月,在民政部指导下,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其中对恶意发起筹款的行为人建立了黑名单,并在行业内实现黑名单共享,失信人将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起筹款,且会面临追责。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发现发起人有虚假、伪造行为,将取消其筹款资格,并要求其全额退还已筹款项,情节严重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19年,水滴筹在审核环节发现两例虚假筹款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水滴筹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进一步优化风控流程与标准,积极与相关机构、部门沟通,探索对求助人信息特别是家庭经济情况进行更有效的验证。”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接下来将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行业监管,引导相关平台进一步修订自律公约。张凌霄认为,“自律公约让我们看到了平台自觉整治行业乱象的努力。对于网络求助平台这样一个‘新生儿’,需要多方‘呵护’,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李昌禹

编辑:www.26111.com_www.26111.com-【娱乐试玩】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www.aliu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奔驰维权女车主家人讲述维权过程:已影响正常生活 “双积分”成绩张榜合资车企承压 员工飙英文骂顾客“滚出去”?特斯拉终于道歉了 参与京东贷款购房计划员工被裁员后自杀?企业回应 首届中日韩三国龙星战:柯洁夺冠 刘强东若离婚,奶茶妹妹只能分得5元? 全面推广移动支付央行四步走部署2019支付结算工作 宁夏一学校校服背面印枸杞品牌引争议负责人致歉 增至16人!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新认证一名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 “直销教父”李金元“消失”124天行贿官员细节曝光 巴黎圣母院起火疑云:火灾前就已“摇摇欲坠”? 贝尼特斯看好利物浦夺双冠:他们有这个潜力 安切洛蒂:好好准备对阵阿森纳的比赛战术会变 独造4球!切尔西砍刀又秀操作欧联杯C罗就是他 史上最伟大复出夺冠不属于乔丹!是他自己说的 摩通料濠赌首季EBITDA按年跌3%金沙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跌近2% 长安汽车总裁:支持国有股份转给董明珠及其管理团队 秘鲁全国哀悼第二天上万人向自杀的前总统告别 麻理教授:我们大概率生活在\"黑客帝国\"式的虚拟世界 美军两架F35战机部署中东F22曾被俄军苏35锁定 全景网发声明:与全景网络不存在任何股权及关联关系 边开车边吹瓶?逼王这退休生活,让人羡慕啊! 硅谷有没有“996” 欧盟发布AI伦理准则:紧箍咒还是变速器? 喊出没有里程焦虑的口号李想的理想ONE是噱头? 花40万买宝马交1.3万服务费顾客质疑服务了什么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银联公开选聘5名高管对从业经历等方面要求较高 恒大杯组委会宣布对施暴者禁赛并通报越南足协 两图流|刺蜜看了别哭!这XX就叫传承啊! C罗包办尤文淘汰赛进球!只有他在拼真带不动 受响水事故影响江苏吴中大幅下调业绩至亏损2.85亿 海南两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已启动应急响应机制 这名河北雄安新区新领导,来自中科院 美图手机告别:由小米接盘售后服务仍由美图负责 行政区划调整后济南市已成为山东首个特大城市 意大利对亚马逊展开反垄断调查涉滥用主导地位 后PC时代英特尔如何靠“数据”华丽转身? 马斯克:特斯拉将大幅提高自动驾驶功能售价 第72届戛纳电影节海报致敬已故法国女导演瓦尔达 “不检点女院长”的捞钱术 吴敦义:征召韩国瑜参选! 木村拓哉微博祝福工藤静香首次公共场合提及妻子 陈坤早年穷游日记被扒只用一万五在欧洲玩两月! 利物浦传奇队长去世效力18载缔造红军盛世 热刺官方:凯恩脚踝韧带严重损伤阿里左手骨折 福建4名孩子遭亲生父亲割颈已脱离危险 章子怡成名前旧照曝光,长发飘飘清纯可人 13万股东请注意:配股时间窗只剩2天错过最高将亏19… 【到此一游】纽约龙虾船、帆船生蚝吧、各式屋顶酒吧餐厅,… 中乙罚单现乌龙一幕!马栋梁张栋梁傻傻分不清楚 1.1米男娶1.7米妻子产下7斤女婴不像自己开心哭 建业声明同意足协延赛决定将厚待赴武汉助威球迷 山东新任省委常委孙立成兼任省委秘书长 大和:预测中交建今年盈利复苏目标价升至9.3港元 中超-广州塔双响任意球读秒诛心绝杀恒大2-1鲁能 “老腊肉”翻新!在一堆小鲜肉中曾是偶像歌手的他,备受瞩… 梅赛德斯-AMGGT四门版上市97.38万起售 带斯威进亚冠提上日程!三连胜是他安排的一出好戏 国家版权局再度回应“视觉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风波:持续关注 亚马逊沃尔玛互怼:一个要对方涨工资一个问如何纳税 视觉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致歉:全面筛查平台内容确保权属标示明确 学生用USBKiller摧毁5.8万美元大学电脑或… 黑洞照片版权属视觉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网友:不是全人类的? 太阳城公布巢湖市人民政府拟收回物业赔偿金额待定 曝曼联pk尤文巴黎夺欧洲红星中场大将24场进28球 小姐妹捡废品捡出一个“图书馆”家里是贫困户 Uber来了:十年亏损败走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IPO仍估值千亿美元 曼城暖心举动!提供免费大巴送球迷看足总杯决赛 巴萨时隔3年冲破欧冠8郎魔咒!这块心病终于除了 软银丰田等联手向Uber自动驾驶部门投资10亿美元 互联网四大天王,谁最具有王者之相? 最大资管公司脚踏两只船:拿星巴克的分红投资瑞幸? 字母哥后库里哈登杜兰特也没戏了!心疼詹姆斯 《鲁邦三世》原作者去世声优:曾被先生笑容拯救 索帅警告曼联队员:有些人要反省留队得证明自己 2019上海车展探馆:梅赛德斯-AMGC43旅行 瓜帅不服:热刺绝杀是手球若上一场没射丢点球… 恒益控股逆市飙近19%斥资投资国内发展建筑业务 府澄清没拒绝民调:总统说民调不会输但民调党就分裂 复星医药拟与锦州市人民政府合建锦州市第二医院 黄心颖家人曾嫌弃马国明老如今她却出轨更老的许志安 与高通和解专利官司苹果5G不再缺“芯”? 法律解读“黑洞版权”事件:为何视觉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们总能赢? 许志安出轨当天是结婚5周年?传郑秀文大受打击 半月谈三评奔驰事件:不能总让消费者以尊严换权益 金像影后夺奖泪奔感谢张国荣曾因缺钱被司机拒载 7投全失得0分!价值3120万刀的他如此让人熟悉 打垮勇士之人在采访中居然猛夸篮网教练? 警察换新制服全面启动「我们,准备好了」 雄鹿大胜35分创48年纪录61年前曾赢活塞44分 《推手》即将收官王鸥可盐可甜成功蜕变 资管公司警告:太多美股投资者忽视了这一不祥信号 A妹与BigSean被拍引复合猜测二人无意重续前缘 某大行传出要全面撤销现金柜台银行柜员要永远消失? 曝光贝佐斯绯闻小报将被出售低级报道惹大股东厌憎 老艾侃股:市场已纠错牛头已拨正! 年中杀回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市场,realme成为OPPO冲击低端机的… 西甲过人榜梅西排名第二第一是哪路大神? 结婚就要上交工资?张国立竟这样说 阿桑奇被抓因公布大量秘密文件令美政府恨之入骨 全球首批!我心心念念的三星GalaxyFold已发货 易建联爆砍37+17广东4-0横扫深圳晋级总决赛 亚马逊通知商户:从7月18日起将不再运营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国内市场 陈水扁发影片表演\"手抖\"力证\"会抖\"台网友:… 不孕与子宫内膜 皇马对这妖人真是宠啊!别着急复出你一定会留队 互联网小贷面临监管“合围” 金融大佬为通用电气股票背书 韦德曼:原本想要成为职业冰球选手归期仍难确定 恒大郑州造车项目或有进展子公司竞得近5万平土地 手指脱臼砍37+7,欧文像极了那个男人,真的蔡 马来西亚重启中资铁路项目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外交部有话说 刘诗诗新剧被指狗血肉麻导演:就想做极致纯爱 传点融计划募资1亿美元?官方回应:“确实在融资” 徐明星卸任OK集团法定代表人 一个指标,暗示亚马逊股价拐点 六破女子标枪亚洲纪录吕会会瞄准多哈田径世锦赛 惊呆!利物浦悍将引众怒竟冲阿扎尔喷鼻涕|gif 巴萨有一堵让人绝望的墙欧冠丢球最少的就是他 中领馆:留意美国大峡谷公园安全风险勿贴近悬崖拍照 今日19:35起直播中超第6轮比赛恒大鲁能强强对话 当代置业发行3亿美元12.85厘优先票据 机构:央行对国内外担忧都有所减弱宽松力度或微调 史上最好的反贪系列,终于来了! 从顾雏军案看合法保护民企任重道远 德拉吉对经济反弹谨慎乐观称欧元区表现出非凡韧性 女童送进嵩山少林一武校两天后死亡警方介入调查 等待原油库存数据油价周二收高 从冠军赛看东京奥运:老将坚守优势小将寻求突破 蔡卓妍推出自家品牌护肤品牌满脸白泡泡超可爱 德甲超级锋霸遭豪门哄抢利物浦皇马都想签他 金卡戴珊香水发行日撞泰勒倒计时遭质疑宣布改期 前主唱Faye诉单飞很累与飞儿乐队偶遇送祝福 恩比德因为膝伤G3出战成疑76人扳平靠他carry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青年五四奖章名单揭晓: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一支足球队入围 汇丰:上海医药目标价升至23.7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还不会穿骑行裤?那就等着被夏天抛弃吧 法媒:巴黎圣母院顶楼的电线短路或是引发火灾原因 吴尊曝儿子五分钟学会骑单车Max化身追风少年 谷歌遭比价平台IdealoGmbH起诉:用搜索偏袒自… 沈月确实瘦了,但和言承旭搭戏演技真没进步,反被碾压的一…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警察网:警徽及其图案不得用于商标 又一位奔驰女车主哭了:4S店帮忙驾车追尾换新车未果 Twitter6月推隐藏回复功能:允许用户隐藏推文下… 贾静雯晒两女儿对比照调侃波妞是“金毛狮王” 三星称已向韩国运营商提供超5万个5G基站 美国2月对华贸易逆差再度收窄触及两年来最低点 火箭24%的人开了!5秒之间2次出手!杀人诛心啊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首位女子奥运冠军吴小旋成色背后是坚毅的心 受够登机繁琐?美推私人登机航厦服务超奢华 人形兵器太可怕!后场抢断到扣篮只运一次球! 意媒曝C罗恐今夏就离开尤文!欧冠出局让他愤怒 一季度GDP增长6.4%股市会涨吗? 如果将人脑基因转给猴子,会发生什么? 曝皇马不着急采取大清洗先帮贝尔他们找回状态 谢鹏飞:尽快忘记失利职业球员需适应各种困难 动物界存在一夫一妻制吗? 19年净增1.18亿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成唯一老年人口超2亿的国家 韩星孙承源酒驾逃逸被判一年半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2019上海车展:丰田EV量产车型首秀 参选2020?郭台铭:妈祖托梦要我出来选 2019上海车展:Karma三款车型亮相 谁在抬高视觉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50亿市值缩水涨回近半靴子落地? 花旗:维持统一企业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买入评级目标价8.77港元 内地影史首次!《复联4》零点场预售票房已破亿 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沈威病危已送进ICU插喉抢救 欧洲经济复苏信念增强欧元期权人气一年来首次转正 新浪专访菲戈:穆帅瓜帅都是顶级为国足犯愁支招 柯文哲开通微博账号大陆网友:欢迎促进两岸交流 杨元庆:现在是联想的最好时刻 Netflix第一季度营收45亿美元净利同比增19% 知情人否认毕福剑五一复出:他只参加幕后工作 北上资金连续7日净卖出坚守金融抛白酒 美国瞄准委内瑞拉石油行业目的很明显—— 陈浩民出席慈善拍卖与佛有缘做善事得大师字画 Nexi首发募集23亿美元创今年欧洲上市规模之最 2019上海车展探馆:新款哈弗H9 阿桑奇使馆内健身画面曝光:动作古怪似与假想敌过招 796件套意大利返还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文物艺术品回国 恩比德因为膝伤G3出战成疑76人扳平靠他carry 阿隆索:利物浦能淘汰巴萨两回合比赛红军无敌 疑似陈炜爆料录音流出称不屑黄心颖黏人夫? 天猫全面升级新品战略手淘天猫入口变更为天猫新品 国安连胜其实存在1隐患好的防守不是用红牌换来的 这球越位不?神仙才能看得清争议是从不会缺席 分析师担忧iPhone需求趋势苹果股票再次被降级 定位高于猛禽F-150LTD将亮相上海车展 重磅!科学家最新发现宇宙形成时的第一种分子 上港发布赛前海报:时光印记5个春夏秋冬后再相逢 深圳一无主房产70%产权被判定收归国有引法理情争论 半场-暴力鸟染红杨立瑜迪奥普破门恒大1-1人和 7投全失得0分!价值3120万刀的他如此让人熟悉 婚恋网账号黑产:买账号打造高富帅受害者陷\"杀猪局\… 这地两位市政府副秘书长出事:一个行贿一个被追逃 760年高龄巴黎圣母院烧成炼狱法国痛哭“国殇” 翁虹发文谈经营家庭经验似因许志安出轨有感而发 比亚迪e1正式上市售价区间为5.99-7.99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