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ss043.com_www.sss043.com-【不懈努力】

来源:专访陈一舟:我做了太多亏钱生意开心汽车将盈利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0-03 17:41:39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如何驶入法律轨道#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我国目前也已有14个城市发布了101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但是,这一新技术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1月,我国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的追尾事故,成为国内首例自动驾驶事故,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的全球首例致死事故。2018年3月18日,全球首例第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于美国凤凰城,一名女子被优步公司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倒身亡。事发时,该女子正在横穿马路,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优步汽车没有减速或转向避开行人。近期,优步、特斯拉和苹果等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又陆续发生碰撞事故,进一步引发了公众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担忧。加强自动驾驶法律规制从本质上说,自动驾驶汽车是轮子上的机器人,这一点与传统驾驶显然有别。而现有法律主要围绕着作为驾驶员的人展开,难以确保自动驾驶汽车的行车安全。因此,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第一,建立自动驾驶标准体系。标准是自动驾驶汽车质量的根本保证。根据全球汽车行业公认的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分为0-5级共6个级别。自动化程度为第1和第2级别的汽车只是自动辅助驾驶,第3至第5级别的汽车是自动驾驶汽车。其中,第3级是有条件自动化,第4级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第5级是真正的无人驾驶。因此,需要根据自动化的程度确立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和改造的标准,从源头上消除自动驾驶的质量隐患;明确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使用标准,确保行驶过程的安全;设立自动驾驶数据记录和共享标准,以便查明事故原因,不断提高自动驾驶技术,提升安全性。第二,确立自动驾驶监管体系。目前,自动驾驶路测的监管方式已较为明确。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路测管理规范,各市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颁发牌照。但自动驾驶汽车的生产、改造、使用的监管方式尚未明确。需要对自动驾驶的生产、改造、使用的许可和事后监管,自动驾驶标准的实施,交通法规的实施,车辆保险责任监管,车辆检测等监管活动的实施主体、实施程序和权利救济详加规定,进而形成较为完备的监管体系,保障自动驾驶研发、生产和使用的安全。第三,明确自动驾驶的法律责任。自动驾驶已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人工操作,能够控制汽车。根据原有法律,难以划清相关者的责任。为此,需要针对自动化级别不同的自动驾驶,确立车辆的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和驾驶员各自的法律责任。如此才能有效规范相关主体的行为,确保自动驾驶安全。第四,加强相关网络安全的制度保障。自动驾驶不仅仅是汽车感知、决策和控制的智能化,还涵盖智慧交通、5G通讯和物联网的应用。智能网联汽车是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目前,济南市5G通信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已正式开放,上海、天津、重庆等市也在积极打造5G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网络安全关乎自动驾驶安全。因此,需要细化自动驾驶设计者、生产者和改造者在减少系统漏洞、预防网络攻击、明确网络安全责任人、限制进入系统等方面的责任,完善政府部门网络安全监管职责的相关规定,明确有关部门宣传网络安全知识技能的责任,提升网络防护能力。第五,确立自动驾驶伦理准则。自动驾驶通过算法事先设定应对突发情况的规则,预先明确事故不可避免时优先保护什么,这不免涉及价值选择。价值选择需要相应伦理准则作为其依据和准绳,以保障人类的安全,避免技术发展违背造福人类的目标。例如,人的安全优先于动物或财产安全;当事故不可避免时,不允许任何基于年龄、性别、种族、民族等因素的歧视等。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相辅相成人工智能已成为引领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成为掌控世界未来的重要支撑。自动驾驶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也是与产业优化升级联系最为紧密的应用领域之一。我们既要确保自动驾驶坚持安全底线,防范风险隐患,又要推动自动驾驶追求创新高线,促进产业发展。通过法律法规设定标准、明确监管责任、确立伦理准则来划定自动驾驶的底线,通过严格监管来确保底线不可碰来保障自动驾驶安全。同时,通过法律法规明确税收优惠、确立支持政策、设立数据开放共享规则等,为自动驾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推动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安全监管和促进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安全监管过于严格,可能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例如,为了保证安全,限制自动驾驶的路测范围,禁止在城区道路进行路测,自动驾驶就无法获得城区道路的测试数据,难以提升应对城区道路复杂状况的能力,也就难以实现相关技术的发展。妥善处理安全监管与促进发展的关系,关键在于对自动驾驶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评估。评估风险发生的概率、可能造成的损害,分析风险的可接受度,才能对安全监管的范围和程度做出科学的判断。需要指出的是,风险的可接受度不仅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关,还与判断者的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有关。由于视角、关注点、利益相关性、对安全程度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同群体对不同风险的可接受程度判断可能不同。因此,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设计者、生产者、改造者、销售者以及公众、行业组织、消费者协会等相关主体参与评估过程,从不同角度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兼听多方意见建议,才可能实现科学监管,在保障安全的同时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编辑:www.sss043.com_www.sss043.com-【不懈努力】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www.aliu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富商帮还学贷高等教育费成2020大选焦点 苏宁式反击!邓涵文解围失误埃德尔晃过郑智扳平 国民党2020提名特别办法出炉韩国瑜参选解套 台两家电信商停卖华为新手机台当局被批有勇无谋 《过昭关》终极海报祖孙情深观众感动落泪 以史为鉴!金矿股大牛市即将到来价值可能翻倍 英皇证券中期盈利下跌89.87% 伊朗外长扎里夫对美国“喊话”:无尊重不谈判 挪威将被撞沉护卫舰打捞修复或将花费14亿美元 “阿里他爸”将抛售阿里股票雅虎阿里14年缘将尽? 斯威VS建业首发:阿德里安PK奥汗小摩托巴索戈竞速 特朗普将对欧盟日本汽车关税延后180天以便继续谈判 盘点国产芯片概念股:华为子公司设计领域排名第一 西甲-瓦伦西亚2-0客胜进欧冠赫罗纳1-2客负降级 阿扎尔穿皇马球衣是啥样子曝官方日期已经敲定 空客:波音危机给监管合作带来风险标准一致至关重要 《我们的师父》GSG遭遇挑战蔡澜开启美食之旅 老案重提吕学樟四年前违建再被踢爆 越南酒驾车祸每天22人死拟修法加重酒驾司机惩罚 女排试错与纠错的良性循环潜力与精神力量可嘉 死磕“物美系”四年不成新华百货二股东内部相残 中芯国际大跌6%此前主动申请在纽交所退市 久保隼抵达抚州自带饭锅和米当晚空腹早上抽血 医护团队辅导戒菸成功率可达五成 英媒文章:中美贸易争端冲击新兴市场 梅德韦杰娃被师兄公开求婚她回复:下辈子吧! 秦沛与彭于晏同框视频老爸圆女儿见男神之梦 加拿大一女子被陌生人推下悬崖受伤 皮克:巴萨有个挥之不去的心魔它帮利物浦大逆转 招商证券(香港):光大绿色环保买入评级目标8.5港元 特朗普:这个不太喜欢美国的国家需要交更多保护费 火星为啥干旱?大气层水蒸汽持续向太空逸出 神吐槽:鹈鹕:听说尼克斯要拿状元签换浓眉? 华铁科技出租服务器致亏损?或隐瞒原子公司业务实质 当廉价劳动力使用将学生推上流水线就是顶岗实习? 加州认定致命山火由PG&E公司设备引发 中金:首予阿里健康推荐评级目标价10.1港元 东西决全要横扫了?跳过这集直接播总决赛吧 新党副主席:对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来说最高价值是对历史的交代 美国共和党议员拟立法案,试图禁止部分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学者获得签证.… 央媒大号质疑“水氢发动机”:不用电解直接“吹”? 美联储:官员坚定对加息有耐心“一段时间”都适合 黄金正被低估买入持有是最佳选择 年近80岁的蔡澜,也开始卖人设开餐厅了。 曼城狂造纪录:本土三冠王创历史瓜帅27冠甩穆帅 美格智能一季度净利降40%增收不增利5G项目\"掉队… 库里同届最佳新秀违反禁毒条例被取消参赛资格 曼城恐遭欧冠禁赛1年!涉嫌巨额赞助来路不正 哈啰出行违规投放车辆被北京市罚5万:城区限投 震惊!56%的美国认为学校不应该教授阿拉伯数字! 华为高级副总裁陈黎芳在美媒刊文:美国需要华为 《唱作人》发布上半季成绩单成2019全维高热网综 北向资金净流出高达106亿元为3月25日以来新高 上海一改建奔驰4S店发生坍塌20余人被困救出11人 盟友们纷纷向美国表态:我们不禁华为 北上资金净流出109亿过往外资大举卖出后会怎么走? 深田恭子被曝与富豪恋人出行体检旅游两不误 鲁能VS鹿岛首发:三高佬外援不变队长佩莱搭宋文杰 ONE八人踢拳超级战将开打冠军可赢得百万美元 66岁普京冰球赛进10球他的各项运动都是啥水平? 日媒:美国打击华为令日本企业不安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此时让大熊猫回国美国人:不要走啊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取消从美进口猪肉?商务部回应 勇士开拓者G4裁判报告:两次误判均有利开拓者 美油期货收高24美分突破62美元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核工业创新之路:一堆一器退役自主研发多堆多器 范冰冰发文回应公益质疑:孩子的生命健康更重要 川普去年赚了多少钱?最新财务报告大公开 足协或在足代会前夕成立工作小组组长将成新掌门 花旗:高速传动目标价大降至4港元重申沽售评级 又一家店要关门了!全店清仓,快来看看! 御林军首粒运动战丢球他送上本土前锋的难他最懂 疑似宁泽涛女友曝光小区门口亲自接送一起回家 台积电通过新台币1217.81亿元资本预算 一减一增国务院常务会议今天定了两件大事 离岸人民币贬值失守6.89关口日内贬值逾400点 爱奇艺第一季度营收70亿元净亏损同比扩大 最佳防守阵容投票揭秘哈登有2票塔克1分惜败 聪明的赛马都会玩“潜伏”? 想要增肌去脂每天需要摄入多少蛋白质? 周生生六连跌后升近4%录一手交叉盘约142万股 湖人交易浓眉或出现转机!他超级喜欢四少+锡安 北斗二号卫星助推器残骸坠落在泸州古蔺 曝尤文已向拉比奥开出报价合同曼联还在观望 香港立法会议员:不排除本地有水货疫苗正追查源头 苹果遭《绿野仙踪》曲作者起诉:称iTunes充斥盗版 受安省政府影响,多伦多教育局新学期将削减300多个课程 李宇春澄清导演处女作:还没拍完,仍在难产阶段 戴姆勒称所有成本都在接受“审视”将削减以恢复利润率 水氢燃料车怎么又“开”过来了 推娃必备|第二弹|2019波士顿夏令营报名全攻略 谢峰:不赢球每个人都有压力训练以鼓励球员为主 日本男子用激光笔把美军机照返航被捕:已策划多年 青海首届全民健身“达人秀”各路精英展示绝活 世纪鼎利曝两发起人股东违约:外设同业公司进行竞争 ARM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回应断供传言:十分重视海思正寻求解决方案 奥运冠军郑姝音闯入世界跆拳道锦标赛决赛 新京报:堵住内幕交易的漏洞先把监管的篱笆扎紧 莱昂纳德压哨绝杀!颠进!41分!今夜他是乔丹 “战神”一生:8岁学散打55岁仍健身57岁阶下囚 马斯克推出\"硬核\"成本削减计划:每笔支出都亲自过目 吃姜黄防记忆力衰退、活化脑部?中医:按3大穴位可挽救 新债王:若非巨额负债支撑美国经济本已萎缩 野村:趋势追踪基金去杠杆导致了上周的美股大跌 贝佐斯发推特感恩继父:你的坚韧乐观激励了我 龙马资本雷杰:呼吁修改减持新规放松减持新规限制 较近期高点下跌超30%,英特尔转型陷瓶颈 信心骤降特斯拉大股东一季度疯狂抛售81%持股 财长:印花税废除财源要编预算补足 袁冰妍回应《听雪楼》质疑:会加倍努力呈现更好的 英财相:推动无协议脱欧是蓄意破坏英国经济 原来是真的!川普硬是把非移和难民,给加州“空运”送来了… 北京市气象台发布高温黄色预警信号 多大男生的疑惑:“她有课友,为啥还要和我一起学习?”真… 报复性充值?《和平精英》iOS版上线三天收入近1亿元 来一大碗山西刀削面幸福一整天 百度大跌7.75%市值被京东超越 官方:去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者年平均工资82461 英国脱欧传最新消息英镑/美元日内技术预测 趣头条快手打响下沉市场争夺战快手孵化“快看点” 郭广昌:用商业的模式让家庭的生活更幸福些 刷新近一年高位股市震荡之际为何它可以暴涨20%? 一季度各国央行共购入145.5吨黄金买买买频创纪录 卡哇伊抢断大帝后隔扣!76人主帅一脸生无可恋 高通创逾两年最大跌幅因在美国反垄断案中败诉 美国也面临人口危机?2018年新生儿数量创32年来最低 即使是仙女如LilyCollins也有穿裙子的烦恼… 商务部:中方不掌握美方来华计划 美国欲2024年前登月特朗普要求国会增加16亿资金 【乐活蒙城】加拿大签证有效期300多年?厉害了!留学生… 昆明恶霸孙小果终于惊动了中央 霍英东孙女发展秘密姐弟恋郎才女貌低调秀恩爱 美俄争夺印度军火市场美施压印购萨德替换俄S400 有人不看好苹果股票?未来还有更大的下行空间 瓜帅敲定5大引援目标:3名后卫+6000万砸1名将 川荣李奈宣布和广濑智纪婚讯报告将于年内产子 曝曼城5000万豪砸法甲妖星遭拒pk国米尤文抢人 《带着爸爸去留学》定档孙红雷诠释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原生家庭 瑞幸成功上市:市值42亿美元钱治亚成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咖啡女王 山口智子客串新剧拎扫帚跳舞观众直呼认不出 美国洛杉矶市政府城市规划委员会新增一华裔成员 民间剪纸和吉祥图案中的马 团队协作工具Slack将直接上市融资约1.97亿美元 魔术师:湖人今夏应追欧文小卡詹皇会在这夺冠 受脱欧僵局影响英国保守党支持率降至第五 周海媚:不怕变老,只怕被“玉女”形象所限 华为以后只能造手机壳?港台媒体也来起哄“注水” 4名华人赴澳海关检查手机结果震惊了 乒联青少年-泰国公开赛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小将包揽团体冠军 戴姆勒旗下共享汽车败走重庆水土不服还是行业困境? 武磊队友冲击西甲全勤纪录38场比赛不落一分钟 《破冰》李飞陈珂在一起?黄景瑜亲证:没感情线 大摩:渣打目标价升至61港元维持减持评级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马术场地障碍测试赛在汉举行! 胜利今日将被拘留?结束审问后双手被捆走出法院 瑞幸咖啡今晚在纳斯达克上市全球最快IPO公司将诞生 贝聿铭的建筑生涯:出身名门独爱建筑设计获奖无数 山寨网贷APP套路横行:手续费保证金掳走借款人上千元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8家航空公司索赔波音要赔多少钱? 中华地标交流会举行立在保护地理标志知识产权 丘钛科技获控股股东增持至约65.9% 道长回应被女子骗260万元:无亲密关系借钱是集体行为 吃货小分队招聘启示 联想断供华为?深夜回应:供货正常多事之秋共度难关 泫雅的鞋子真丑?!于是我看入迷了 喜欢吃马铃薯又怕胖营养师教你聪明吃出健康 我国科学家首次观测到三维量子霍尔效应 评论:宁可烧掉也不送给穷人亚马逊没做错 水氢发动机下线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专家:假的 胡海峰身着迷彩服重走红色秘密交通线(图) 超六成用户认为在线教育减负增效 人物盘点:\"投资教育\"JackMa、\"科技自… “茅台局长”认罪态度差被重罚曾与情妇开房被偷拍视频 自编自导自演新片开镜马浚伟自曝曾向他人发脾气 朱立伦批蔡英文放假消息:传播真相才能改变台湾 迅雷Q1财报:营收4130万美元会员环比增16% 伊巴卡防守大帝的妙招!他一开口大帝都懵了 喜欢陈绮贞还是蔡依林?阿信主动回答神秘暧昧 反同批政院版本践踏公投 特朗普政府推迟发行有争议的新版20美元纸币 美国|一中学校园测出浓缩铀,3公里外就是核废料工厂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应急管理部:救援力量已赶赴吉林松原震中 《孤城闭》历时4月将杀青吴樾张天爱加盟演配角 小麻花4天卖出15吨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人一年吃掉2万亿人民币零食 草根评《龙珠超:布罗利》:打斗激爽酣畅淋漓 0.01秒之差无缘领奖台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男子接力留遗憾 美国通胀数据不准确?连格林斯潘都承认存在偏差 华为手机操作系统往事 58同城5月29日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给力的一批!大温居然有人均刀?!用最少的钱吃最给力… 重磅!SAT宣布改革,全面引入「逆境分数」,以后不光拼… 网信办通报微信等App申请收集使用个人信息权限情况 接种流感疫苗防感染降低肺阻塞急性恶化比例 不打了!美伊局势是“真降温”还是“假和谐” 美国总统候选人:美国官员应考虑分拆Facebook 香港艺人偏爱房产?关之琳六千万买大厦做投资 29岁女行长父亲是金融董事长?员工:董事长正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