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3kcd.com_申博sunbet大记事

社友网

2019-10-03 17:33:51

字体:标准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火速围观!那些志愿军原创的阵地作战方式#标题分割#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责任编辑:www.33kcd.com_申博sunbet大记事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2018快乐板块收入同增七成复星高管解投资运营逻辑 欧洲MTV音乐奖将在西班牙塞维利亚举行 保时捷(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召回部分Panamera… 涨70%到跌20%!九城联手贾跃亭造车后股价上演过山车 95后演员周文与母吸毒在太原被抓已移交南京警方 王拜会马交换意见没谈选举 易凯资本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健康产业白皮书:5G将彻底重构医患关系 新股买到就翻倍?今天上市的这一只可能会破发! 特斯拉供应商将收购通用在韩国的一家关闭工厂 高球客遇巨型短吻鳄 近距离拍摄大呼疯狂 多款App点分享至微信会跳深圳航空App?微信:被劫持 医美产业夯万能科大成立医学美容教学研究中心 这些获得IF的红点设计奖的手机你用过几个? 华为砸百亿建的东莞欧洲小镇打卡攻略在此 周恩来:如果没有他我们这些人早就不在了 迪士尼美国主题公园全面禁烟大型婴儿车禁入 通用汽车证实在密歇根州投3亿美元造雪佛兰电动汽车 里昂:中海物业目标价升至4元维持买入评级 杨千嬅半夜背歌词吓坏老公:以为见到鬼 半场-汪嵩机敏破僵局黄博文伤退苏宁1-0领先卓尔 台媒:欧盟通过塑料禁令将禁用一次性塑料产品 三星祸不单行:业绩或低预期工厂患癌工人漫漫维权路 开机广告关不掉,用户荧屏不是厂家利益“跑马场” 自由滑羽生结弦第22个出场“利用这份懊悔” 英国反脱欧民众游行要求再次公投:最好协议是不脱欧 腾讯张军回应招聘文案争议:没听说过都别逗了 港媒:自存仓成亚洲“蜗居”的新商机 杨幂爸爸曝女儿中考礼物是自行车:她说要酷酷的 iPhone11传言大盘点采用A13芯片并支持双向无… 祝义财被监视居住后“归来”32岁女儿接手雨润食品 万科年净利338亿郁亮:活下去是对自己说的 北京大学国发院黄益平:控制杠杆率水平不如控增速 邱淑贞女儿沈月上传时装周照片“刷屏” 韩媒:韩美领导人将于4月10日在华盛顿举行会晤 意大利副总理喊话美国:“一带一路”没什么好担心的 长安一汽东风与苏宁阿里腾讯到齐:合资进军共享出行 科技配置高荣威i6PLUS即将上市 郭采洁力挺鲍云:无需站队我本就是云队人 阿里巴巴入股商帆信息持股比例不详 快讯:蒙牛乳业涨近6%领涨蓝筹去年净利同比增48.6… 美国入籍攻略(试题+音频一) 心疼大王!体能极限仍砍24+9身边没人能帮他 “81192请返航”军媒追忆“海空卫士”王伟 联邦制药升近3%料去年纯利急增 韦德真得感谢詹姆斯,隆多居然戏耍一球迷! Gmail将引入AMP功能:邮件内互动操作无需跳转浏览… 台股惨跌 顾立雄指还在理性范围暂不介入 董明珠:员工整天为房子愁眉苦脸还有心思干活? 科创板受理企业国盾量子:量子通信第一股潘建伟持股 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降至两个月低位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搁置马苏德列名申请是庇护恐怖分子?外交部回应 造型更动感雪佛兰新款科沃兹正式亮相 苹果CEO库克:将增加在教育培训领域的投入 三星GalaxyA60证件照曝光:6.3英寸开孔全面… 周立波妻子素颜旧照曝光,不化妆时原来她长这样! 欧盟同意延迟脱欧而英国民众已开始疯狂抢购物资 国民党内哄?卢秀燕:可组公道伯小组协调 未来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的最大风口:“拯救”中产 掘金没比赛躺到西部第一!感谢金州送温暖队 乱了乱了!饼皇竟然给哈登做了个饼真香!-gif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加强新兴经济体发展需4件事 足协下发入籍球员规定赛季中不能改身份必学国歌 响应减税降费上汽-大众全系下调售价 裕元集团获瑞银麦格理唱好股份现涨逾2% 华为入局医疗器械行业?回应:只做可穿戴设备及连接 隋文静:为夺冠一月减重5公斤韩聪:还没滑够 又一个国家崩盘了土耳其股市汇市暴跌对A股影响如何 央视:国奥打出了状态盼小伙子们能走出曾经阴霾 美股盘前:衰退幽灵重现股指期货小幅下滑 导演王小帅被曝朋友圈宣传新片特殊方式引争议 刘湘夺冠:成功把自己游僵这两天压力有点大 欧舒丹有资金追入飙升14.25%暂为升幅最大个股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太平升逾1%去年多赚逾12.2% 又见锦鲤美劲球奖开奖幸运彩民中7.6亿美元头奖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台球史上最重罚单!于德陆被终身禁赛 8分钟惨遭18分大逆转!欧文生日夜绿军不敌黄蜂 国足VS泰国首发:双前锋一高一快冯潇霆镇后防 瑞信:国泰航空维持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18元 “乐农之家”清盘资产处置公司称仅能6折兑付现金 特斯拉CEO马斯克与SEC下周将对薄公堂 陈笑菲身高创国羽海拔新高女双新人达到1.85米 关之琳力挺甄子丹晚宴风波:情况一定好严重 王晓秋:荣威i6PLUS是“面包”B级车是理想 偶像松下玲绪菜被曝光未成年饮酒暂停活动反省 上交所公开谴责庞大集团时任副总经理蔡苏佳 融创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升近3%去年多赚50.6% 余贺新:50蝶夺冠自谦“自己游得挺慢的” 30年缘散!阮兆祥约满离巢TVB:并非没机会再合作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杯迎来跨界尝试陪伴国足砥砺前行 周杰伦晒与阿信聊天记录询问对方是真的还是假的 瑞银: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铁塔目标价升至1.92元评级中性 袁立宣布结婚: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 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严查“私塾”取代义务教育监护人将被追责 吴镇宇晒费曼对比照调侃:有下巴和没下巴的分别 特朗普关于北极石油开采的计划被美国联邦法官搁置 昔日超巨退役16年还没进名人堂!都怪他那张嘴 双料MVP枯坐场边看球他是否明白自己为何被换 反对拥堵费官民同声乘客联盟“唱反调” 2018年三大指标均下滑高鑫零售市值蒸发超400亿港… 大熊猫是什么时候爱上竹子的? 华创证券投行部执行总经理试用期突遭解聘因旷工? 江苏化工园爆炸:曾查13项隐患染料行业大震荡来临 8任公安局长接力:3人抢劫杀人逃外地27年后落网 雨润食品去年亏损扩至47亿元 太阳光电系统补助桃市今年二阶段受理 冰壶世锦赛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男队连遭偷分首战4-9不敌瑞典 咪蒙公司正式解散自称这是“第二次开垮公司” 姑娘坚持健身身形越来越厚实也更有魅力了! 沃尔沃称插混市场被低估2019年销量占比将达20%至… 平均每天8.5亿美元3月公司债券资金流入有望创纪录 韩男团成员被曝涉性侵电视台公开男团模糊照片 逆转?李小璐为灾区寻人获赞,网友:愿善良都被温柔以待 量子纠缠,我们能够用它干什么呢? 央行连续第8日停做逆回购机构:4月降准可期 如何投资5G:买入这2只基金10只股票就够了 PinterestIPO在即,但这家公司或许被严重高… 江苏响水化工厂爆炸事故现场的72小时救与寻 健身最佳时长,爽了就行! 一年少卖1378吨周黑鸭的“鸭脖”为啥卖不动了? 19+11+4助2帽!一条龙暴扣!货真价实的第五巨 这个庞大的“经济圈”如何影响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与世界? 山东应急厅督查:德州涉硝基化合物企业已两家停产 互联网算命时代,微信头像也能开光 美海军“福特”号航母出现故障被迫延长修理周期 美银美林:信德集团目标价升至5.2元维持买入评级 周立波妻子素颜旧照曝光,不化妆时原来她长这样! 特鲁多急着“求助”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加网友怒怼:早干嘛去了 农业银行2018年归母净利润升5.09%至2027.8… 5G手机混合虚拟实境变身眼镜随身主机 25岁湖人小伙的照片!让我想起这仨程序员(gif) 交银国际:中银租赁目标价下调至65.86港元中性评级 议会三度否决脱欧协议脱欧进程失控让英国陷混乱 联储超鸽股市忧多过喜恐美经济转坏港股两日跌400点 东部战区总医院紧急救治响水爆炸事故伤员 纠缠的量子比特可以用来探测黑洞吗? 浙商策略:本轮行情与20年前的“519行情”有何不同? 台风少年团公司就私生行为发声明:将寻求警方帮助 银行A股IPO再提速:13家候场中小银行居多 神吐槽:别轻易找韦德换球衣!名额都是内定的 江苏消防救援总队:不排除有遇难者在爆炸中汽化 跨越25年的天选之子同框!NBA未来是他俩的 辞世前一天仍坚持运动洛华裔人瑞享嵩寿111岁 通过5GCE认证后,4月10日或发布5G版Reno? 朝鲜新闻节目与国际接轨:主播直播背景换成演播室 易烊千玺喜提驾照黄晓明张天爱试乘赛车直呼过瘾 华润医药:傅育宁辞任王春城获委任为董事会主席 研究数据:AppleMusic在Play商店安装量超… 港铁今年可加价3.3%首次启动“封顶机制” 赖清德:没有逼宫不会伤害蔡英文 法院裁定斗鱼停止投诉虎牙,李学凌:打不过就耍赖 李多海出席活动险些摔下楼梯,网友却关心她是不是又整容了 跌落神坛?阿司匹林地位遭到多项研究冲击 时隔5年习近平将重访这个关系特殊的欧洲大国 直击|天猫国际发布2019战略5年实现120国家进口… 王丽坤过生日心情大好手捧一碟蛋糕自拍休闲居家 阿森纳又想捡便宜!今夏0转会费签曼联统帅 香港医管局为医护人员补打麻疹疫苗持续监察疫情 FF九城签协议,贾跃亭第三次“联姻”能否解燃眉之急 外观更年轻时尚国产全新奥迪Q3谍照曝光 回应西方“贸易歧视”大马总理称将购买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战机 华为首席法务宋柳平:美国没有对我们施加制裁的理由 美军推出新车欲替代悍马测试结果却是不适合作战 卡哇伊缺阵西亚砍31分书豪12+5猛龙灭尼克斯 扬州一工地6人坠亡新京报:信息通报宜早不宜晚 亚州男子驾他人车辆撞毁还还20多刀捅死车主!场面混乱动… “女儿11岁,怀孕5个月”:我拼命保护的孩子,却毁在性… 日首相官邸网站改版网友:莫不是抄袭白宫网站? “曹园”主人往事:上海发迹曾牵涉千亿贪腐大案 蒙牛乳业去年多赚49%派末期息18.1分 约老师大两双掘金客胜威少准三双雷霆遭横扫 卫健委派出第三批专家赴江苏指导医学救援工作 华为电视四月发布,还带双摄?相关人士称不予置评 不用再等24小时!央行:个人ATM转账可实时到账 盐城爆炸企业曾被国家安监总局点名,存13项安全隐患 国务院参事: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不可能再凭空构造城市群都市圈 概念股是怎样炮制出来的 网易与《绝地求生》开发商就版权问题已提交和解 范冰冰开了家美容院,一张会员卡可以买套房! 调查显示:2018平昌冬奥会媒体传播数据创历史新高 涨涨涨车厘子自由之后“外卖自由”正离我们远去 袁咏仪张嘉倪产后抑郁|我离崩溃那么近,你却说我是矫… 海尔电器:年度净利增13.7%至38亿元每股派38港… 印尼渔民捞到狗万有赢钱的吗_狗万代理_指南_狗万-万博水下滑翔机曾创潜深世界纪录(图) 泰国今迎大选:民众早起排队投票警员维持秩序 阿盟秘书长:支持叙利亚对以占戈兰高地的权利 乃木坂46崛未央奈写真集《你的风格》第六次再版 重估造车新势力:1700亿融资所剩无几淘汰赛将见分晓 中央将督战21省份扫黑除恶要求打伞破网打财断血 7个动作,帮你改善精神面貌,强身健体 均瑶集团总裁王均豪:百年老店是初心 WBA全球主席:徐灿非常年轻可统治羽量级很多年 口腔器械“荒地”掘金:“种一口牙等于买一辆宝马” 一个接一个全球债市发出同样警讯 华北电力大学:免去戴松元可再生能源学院院长职务 英国反脱欧民众游行要求再次公投:最好协议是不脱欧 特朗普洗脱\"通俄\"冤名华尔街分析师称利好金融市场 今天冷空气继续影响北京天空现朝霞阵风将达7级